丧心病狂的锤基pwp写手

小学生文笔,感谢您对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喜欢。
如果你开心就最好啦
还有,我是亲妈

想写一个
古川雄辉x你 这种视角的小东西
写西蒙小可爱的爱情故事
但是怎么想都是想虐 好几次 想着想着就哭了

西蒙那么可爱 又好看 女人缘超好 脾气很好
我这样自卑又敏感的人 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啊
他怎么才能爱上我

我有一、、想你
翻译过来就是
我超级想你
但是就这样吧 我就说一下 嘻嘻

如何处理舍友关系(双A thor!A×loki!A abo向 校园au he无疑)

第一,二,三章链接见评论区
———————————————————————
第四章

  
    比起thor在宿舍里的复杂内心活动,loki显然简单直白许多。新生入学因为宿舍资源紧张增加同住人数的情况时常发生。他并不是不能接受,他只是厌恶那种情况超出自己控制范围的感觉。要知道在他漫长的人生里他早已经习惯了运筹帷幄,掌控一切的感觉。

  他耗费这样漫长的时光来压抑自己的本性就是为了能在将来夺取一片和谐自由的天地。但就在这个梦想即将实现时,不知从哪冒出来的thor无情的打碎了它——准确来说这并非thor的过错。他不过是一不小心被分配到和loki一间的傻大个。要问谁在这次宿舍分配里更可怜,答案无疑是thor。毕竟连loki自己都承认他并非善类。而且就在一个钟头前,这位可怜人才接受了他对自己精心挑选的衣服无情的讽刺。

  loki想起自己嘲讽thor穿那件红衣服像个“坏掉的土豆”时他那震惊,疑惑和愤怒交加的模样,活像是中二期少年被告知超级英雄并不存在一样。

  他几乎要用他那壮硕的肱二头肌招呼自己了,loki心想,思索一番又往自己的购物车里添加了几个浴球。他数了数购物车里的东西,决定在采购接近尾声时给thor买些小玩意儿聊表心意。毕竟自己刚刚的恶作剧可能真有些过火了。

  而且loki觉得,他其实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讨厌thor。不知道为什么,loki总觉得自己想在哪儿碰见过thor一样。他对他的金灿灿的头发和海蓝色的眼睛充满了熟悉感。还有他的味道:闻起来甜丝丝又香香的,很像烤糊了甜度太高的布丁的味道。这种味道无疑讨好了重度嗜甜的loki,他决定原谅thor。毕竟总是要多一个室友,还不如和这个金发大个子搞好关系。至少他平时释放一下信息素,自己连空气清新剂都省了用。而且thor看起来傻乎乎的,就像家养的大型金毛犬一样,愚蠢又老实。想到这loki嘴角有了些弧度,他天生对这种傻气兮兮的东西没什么抵抗力。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是他总是很同情这种生物。

  因为他们同智慧又狡黠的自己比起来,简直就是对自己最好的衬托。

  thor就是这样的衬托。

  很多年后,每当loki同thor一起走进购物商场,他总会想起那年刚入学的自己,拿着个浴球幻想thor是个只会冒傻气泡泡的蠢货,还会成为自己未来优秀alpha形象的衬托时,他就气的牙痒痒。他loki.laufeyson是被猪油蒙了心智吗?居然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如果当时自己能正确认清thor的面目,他还会沦落到这般“任人宰割”的田地?

  但无论loki如何后悔,如何诅咒当时得意忘形的自己,事情都不会有所改变了。因为就在loki十八岁那年刚入学的那一天,发生的一切就奠定了他和thor日后纠缠不休,互相“伤害”的亲密“舍友”关系。

  可是现在的loki他并不知道这些,毕竟他不是北欧神话里那个loki,他没有机会能预知未来,所以他只能靠自己的直觉来办事。毕竟在loki的前十八年里,他的直觉一向都是惊人的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于是他又乘胜追击,做了第二个日后令他追悔莫及的决定:

  他决定和他的新室友thor好好相处。

  而此时身在纽约另一头的Tony实验室里的thor狠狠的打了个大喷嚏。他以为是loki的话让他这副金刚之躯都心碎得患病,却不知这是他命运走向其他节点的一个暗示。

  2012年,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如期降临。两个陌生年轻人的命运又再一起撞在了一起。但可惜的是他们谁都没认出对方来。但这没有关系,因为爱情是化解一切的灵药。

  tbc.
———————————————————————
这里新人,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多多喜欢
就是个无脑小甜品
希望能做到天天开心,也希望看的人都能喜欢
也希望thorloki快快在一起打炮

如何处理舍友关系 锤基 校园au abo向 双A

 新人报到 abo 双alpha  ooc 感谢观看 就想每天都写点小东西
欢迎来找我玩耍
———————————————————————
第一章(见评论区传送门)
第二章(见评论区传送门)
———————————————————————
 第三章
   loki打开了房门。宿舍情况比他在假期里做的设想好太多了,除了多出个thor,其他的都远远超出loki的平均预期。

  老实说,这是一间不错的公寓:刚粉刷不久仍然洁净如新的墙面,温柔的实木上下铺,宽敞的浴室——甚至还有个不算太小的视野宽阔的阳台。

  “怎么样loki同学,”thor跟着他进入宿舍,“感觉如何?”

  loki听得出他话语里若有若无的骄傲,他快步走到走到标有自己名字的储物柜旁,放下手提箱,盯着thor海蓝色的闪着光芒的眼睛:“很不错,如果odinson先生床上不放玩偶熊的话,我会觉得这个alpha寝室更加名副其实。”

  然后他便转过身去开始有条不紊的安置自己的“家当”。

  这话让thor有些哑口无言,他并不是那种有婴儿情节的脆弱大男孩。他只是想让这个陌生的地方更多的具有家的感觉。但他无法反驳loki的话,这种行为确实不是一个alpha常会有的。

  于是他选择沉默。他希望loki开始一段其他的对话。他不想像对方一样牙尖嘴利的回怼,一个宿舍里有一个这样的人就完全足够了。

  但thor没想到,loki在嘲讽完他之后居然真的没再开口。他真的认认真真的整理起衣柜来。

  现在轮到thor惊讶了。他原以为自己的新舍友会在看到环境之后一定会大加指点然后再朝自己乱发一通少爷脾气。毕竟有谁比他更具有那种贵族强调,以至于穿西装打领带来上大学。但眼下这个年轻人居然在环视了一圈之后默默的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这种同门外态度巨大的反差让thor有些坐立难安。他不断猜测这个黑发碧眼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他捉摸不透,所以不敢轻易开口。

  于是气氛就这样僵持着。thor频繁的用余光去瞥自己书桌上的闹钟。他第一次觉得时间走的这般缓慢,尴尬和猜疑就像是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快把他榨干了。他像缺水的鱼一样期待loki开口,不管问什么都好过这样一言不发。他,thor.odinson,平生最害怕猜忌与冷场。

  可是loki却不为所动。这并不能怪他,从laufey庄园里成长出来的人眼中是没有社交交谈欲望这个词的。沉默和安静是一种绝佳的状态,这意味着,没有人想起他这位不起眼的次子,他能在竞争中得以喘息。

  于是,loki全然没有感受到一丝折磨thor的尴尬,反而觉得轻松愉悦。他就这样大大方方的一言不发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柜,享受着刚刚开始的新生活。

  不过好在loki东西并不多,这让这场莫名其妙的尴尬没能持续太久。终于在loki耐心的将自己最后一本砖头书安置妥当回头时,他看到了在胡乱拨弄自己衣服thor。

  “你是多悠闲才愣在这里翻来翻去的摆弄你那两件衣裳?”loki转过身来,从兜里掏出手帕擦拭双手。

  谢天谢地,他终于开口了。thor转过身,挑了挑眉,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他演技实在拙劣,连loki都看出来他的扭捏:“事实上,我在挑选明天开学典礼要穿的衣服款式。”

  “请便。”loki把手帕放回西装兜里,他并不打算接thor的话梗。他真是个有趣的人,但还没到让自己牺牲宝贵时间同他在宿舍话家常的程度。loki抬起右手面对镜子轻轻正了正领结。然后他的左手碰上了门把手。

  “嗯?”thor觉得猝不及防,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你要去哪?”

  “well,你以为呢?。”loki眯起眼睛盯着thor,“我只带了一只手提箱,你认为我现在该去哪?”他注意到thor手上拿着一件红色t恤,皱了皱眉头,带着厌弃开口:“这件太丑了,红色显得你像个坏掉的马铃薯。”然后他带上了门。

  只留下thor一个人站在原地,他显然还没有从刚刚一系列的天旋地转里缓和过来。显而易见他的新舍友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家伙:他擅长挖苦和讽刺,就像美杜莎一样,从她那红润的嘴唇里吐出来的都是要人性命的毒汁。甚至连其他方面也如出一辙:美丽,善变,冷血。他居然在挑衅完初次见面的室友之后又泰然自若的将他晾在一边足足十五分钟。而前一秒他还嘲笑自己穿最爱的“战袍”像只坏了的土豆?

  thor觉得他这十八年的交友能力在遇到loki时轰然崩塌,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和人交流。

  但在搞清楚这些之前他觉得他应该先问一下他的死党Tony他穿着“战袍”是不是真的像只坏掉的土豆。thor有些发慌了。

如何处理舍友关系(双A abo R 校园au thor!Alpha×loki!alpha)

新人报到 双A设定 校园爽文 (就是想开车)
———————————————————————
第一章指路:链接点不了 见评论区(|・ω・`)
———————————————————————
    第二章
   
    人生总是如此充满惊喜。正如前辈王尔德所言:人生并不是起起落落,而是起落落落落。

  此刻站在宿舍门口的loki无疑对这句话理解的相当彻底。

  他设想了关于新学校的一切,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宿舍生活。他并不奢望自己上了个大学就能一下子从地狱升到天堂,他懂得无论何时何地,生活总喜欢给他些意外的“惊喜”。

  但这也太惊喜了吧。loki盯着宿舍门上的指示牌,像是饿虎扑食一般目露凶光:

  “欢迎新人:thor.odinson(alpha)与loki.laufeyson(alpha)”

  loki翠绿的双眼死死盯住自己名字前多出来的那串玩意儿,愤怒的火星从眼眶里迸溅出来,恨不得将那名字烧出个窟窿。

  thor.odinson?这是从那里冒出来的狗东西?竟然敢同我争抢宿舍?

  他气到手抖,幻想了十八年的独居生活被这个可恶的名字毁于一旦。loki从左边的西装口袋里掏出通知函和自己的金丝眼镜架到鼻梁上,耐心的找到宿舍简介所在的页面。纵使他现在气到想要踹门骂人,但他的动作仍然有条不紊,丝毫没有刚进入大学的狼狈学生的模样,这得益于他良好的家教。loki的目光在字里行间游弋:文学系,双人间,alpha享有单人……

  “先生”

  loki听到一声低沉的呼唤,收回仍粘在录取手册上愤怒的目光,戒备的瞥向声音的来源。

  “您是来检查宿舍的吗?”

  loki没有立刻回答他,很显然,他在观察这个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他身旁的男人:这是个个头很高的Alpha,一头灿烂的金发,柔顺的,随意扎在脑后,蔚蓝的,诚实的双眼询问般的盯着他。与此同时他闻到一股鼠尾草与海盐的混合香味,在空气里隐隐约约的翻滚着,扩散酿坛着不清楚的甜味。

  “先生?需要帮助吗?”

  “事实上,”loki摘掉他的金丝眼镜,同手册一起塞回口袋里,语气冷淡:“我并不是宿舍检查员。”他微微仰起下巴,高傲的盯着面前的人,“loki.laufeyson,大一文学系新生。这间宿舍的新主人”他加重了主人这个词,目光里带着挑衅和还没消散下去的余怒。显而易见这是他做为一名alpha的本能:领地意识。他希望面前的人能懂他的潜台词:滚开。

  “你就是loki?”显然这个人理解错了重点,他指了指门牌上loki的名字,“我的意思是,这个人。”

  loki翻了个白眼,他觉得眼前这个金发大个子蠢得可怜,“难道我……”

  “thor.odinson,物理系大一新生,”面前的人用行动打断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讽刺,朝他伸出了友谊之手:“你的新室友。”loki看了看他伸过来的右手,并没有任何反应,脸上带着嘲讽和困惑。他不明白这个thor在想什么,他难道没有听出自己的话里有话吗?

  但thor毫不尴尬,他直接抓住loki的右手,用力的摇晃几下,笑着说:“开学愉快。”thor的语气十分诚恳,甚至连笑容都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和眼角的褶皱。

  loki觉得thor看起来不是蠢,而是愚蠢至极,他难以想象会有人这样不懂得社交礼节,他难道没有看见自己眼睛里的嫌弃?“比起寒暄,难道你不更应该和我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loki把右手在西装裤上蹭了蹭,从裤兜掏出先前领到的宿舍钥匙,“为什么门牌上我的名字前挤进来了你,”修长的手指握着钥匙一端插)进锁眼里,“thor。”

如何处理舍友关系(双A abo R 少量pwp)thor!Alpha×loki!Alpha校园au

 新人报道 第一次写文 ooc 私设多 (如alpha数量稀少 大部分都是beta)(其实就是想开车)不喜欢请按×
———————————————————————
第一章 
    loki在开学前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做了全面的设想。

  他所有的家当只有一只黑色的手提箱。里面装着几本厚实砖头书,几套看不出年代感的衣服和一些小零碎。他带的东西并不多,一是路途遥远,二是他也并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东西需要取舍,再千里迢迢带到大陆的那一端。在庄园的这么多年来,他所得到的就只有他仍旧健康,四肢健在的本人。

  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家庭,独自一人面对生活。老实说他就算他做了万全的考虑,心里仍然有些忐忑。但这和席卷他内心的巨大的愉悦感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

  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压抑的家庭了。

  事实上loki的出生并不低贱,他的生活也从未有受到物质摧残。严格上讲,loki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被命运眷顾的那一类人:他是出生在共和时代著名的贵族之家;母亲magie是laufey的第三任妻子;在他之前有三位兄长,继他之后有一对双胞胎弟妹。他的排行是这么的安全——既不至于引起重视,也不至于总被溺爱。他就像家族里的透明人:母亲与父亲短暂且不欢而散的婚姻让laufey对他的态度总是冷漠疏离,甚至不及他对自己心爱私生子的十分之一好。失去母系氏族支持的loki在这样庞大的贵族世家中生存简直是举步维艰。哥哥们美其名曰的“锻炼”与捉弄是他童年最忠诚的玩伴。弟弟妹妹们的莫须有的陷害和看似无意的谎言使他备受父辈的冷落,白眼与责骂。而青春期的分化更是使他成为众矢之的:laufey最无能的儿子分化成了alpha,这是对他那些出类拔萃的兄妹们何等的侮辱。

  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生存,loki学会了许多学校和书本不会教他的东西:他必须清楚知道如何左右逢源来增加自己身上的筹码,以获取他想要的东西;他必须步步为营,才能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生存空间。他口腹蜜剑,舌灿莲花,总是伪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尽量收起流淌在他血液里的alpha的因子:好战,暴虐,至掌控一切。他甚至通过注射抑制剂来扼杀发请期将自己伪装成一个人畜无害,安于现状,只会死读书的平凡beta。

  但这样的牺牲并不是为了扮家家酒作乐或者讨好那群蛆虫的。他,loki.laufeyson需要一个机会,一个可以逃离那片是非之地的机会。他知道求学是唯一的躲避那群豺狼的办法。于是他卧薪尝胆,拿到了纽约大学的录取函。他本能去更好的地方深造,但为了不引人瞩目他选择了东海岸这个优秀但不过分出众的学校。他并不爱纸醉金迷,只是想逃离那个散发腐臭的地方,越远越好。
 
  这就是他现在站在纽约街头的原因。

  这也是他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离开家,离开那个死气沉沉的大庄园和破旧的城堡,来到外面的世界。不得不说,这感觉不赖。loki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是要将肺部榨干,将自己与那个浑浊之地永远割裂开来一样。他喜欢这种感觉:自由,舒适,平等。他不用再压抑自己alpha的性征,害怕一不小心就成为某个人眼中的靶子。

  这是loki十八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个alpha肆意的释放信息素是什么感觉。他觉得自己的味道闻起来是该死的好。

  活着,真好。

宿舍要搬家耶
噢咔咔咔咔
去定做抖森的海报唔

he ate my heart 02 别名【洛小基养成记】

  he ate my heart
     02   别名【洛小基养成记】评论第一篇传送门 okk
   天知道把这个男人抱起来有多沉。
   她无奈的倒到沙发上,喘着粗气,盯着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恨不得将他烧穿个洞。
   她自己的生活已经够麻烦了,现在她居然从外面捡回来一个,来路不明的,满身伤痕的大麻烦。   
    而且看他深邃的眉骨和绿眼睛,他很可能是个外国人。
    天呐我这都是干了些什么。她开始后悔了,为什么不让他在楼下自生自灭呢?或者打个什么120之类的。而是把他抱回自己家来。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拥有同理心并且泛滥:为了不伤到他腹部是伤口,她没法把他拖着或者拽着上楼。于是她居然选择把将个大麻烦抱回来。
    为什么不是让他自生自灭?这完全不符合她一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作风。
  “如果你面对所有问题都这样迎难而上,小姐,我保证你现在早就不只是个服务员和三流写手了。”她嘲讽自己,但说是说,她还是从柜子里翻出药箱,给这个男人处理伤口。
    他的伤势不重,虽然看起来伤口密密麻麻,但是身体本身的恢复速度很快。她刚刚看到的腹部的集中创伤,现在都只是浅浅的口子了。她觉得不可思议,这种恢复速度绝对不可能是正常的人类速度。还好当时没有打120把他送入医院,要不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她又开始同情这个绿眼睛了:他看起来这么高挑瘦弱,不可能是克隆出来的新型仿生人战士。等等,仿生人。
    她把眼睛眯了起来,据她所知,holic集团正在做生活化仿生人的开发。她瞟了一眼电视里还没关掉的底特律,咽了口口水。再看回这个男人:高挑,俊美,五官深邃,气质不凡。最重要的是——异于地球人的恢复速度和满身的伤痕。他,他不会是个逃跑出来的仿生人吧?
    她被自己的推理吓得说不出话来。但是自己的推理看起来毫无逻辑破绽。她想起自己之前看的脆皮鸭文学,人类对仿生人粗暴的性爱方式和故事剧情涌入脑海:被折磨,被凌虐,意识觉醒后和主人搏斗,满身伤痕的逃跑出来。
    精致高贵的禁脔。
    没错了,她捂住了嘴巴,害怕自己惊声尖叫。刚刚她还在抱怨自己什么时候能拥有一个仿生人,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仿生人身上的谜团就让她大脑宕机。
    她心里突然涌上了对这个男人的无限柔情和怜悯:这么美丽的可人儿,天神在世一般的容貌。她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他就被他的嘴唇吸引,甚至把他带回家里——天呐,她这二十年来还从没对现实里哪位男性如此无礼过。这更加应证了他是个性爱仿生人的事实:他是如此火辣和勾人。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她快被自己为这个小王子所描绘的身世给弄哭了。她不像刚刚那样满怀怒气,而是温柔的,把他抱起——他那么轻,骨节分明,比起同龄人他简直就是片羽毛。
但事实就是抱起这么个块头确实还是吃力,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弱化这个男人,也不能改变他一百来磅的事实。不过还好,浴室就在几步之外。她得给这个落魄的小王子洗洗干净,再换身新衣服——不是想偷看他的肉体,她只是觉得这样能让伤口好得快一些。
    她完全被自己的臆想洗脑了。但如果她不是一天到晚只爱在家里颓废的打打游戏,看看小说和写写小说赚生活费。而是关心一下大洋彼岸的美国老哥,他们前几年发生了什么——那她可能就不会对这对绿色眼睛有什么好感了。

he ate my heart 【loki×你】【养成洛小基的你】

      (1)
    她永远忘不了见到那个男人的第一面。
    那是个闷热出奇的下午,她像所有倒班的下午一样,窝在家里打电动。堕落、孤僻又无聊。一切都那么稀松平常——如果不是那个男人的出现,这一天会和其他平淡无奇的日子一样,被隐匿在记忆里。
   但人生就像个逗人发笑的游戏。它把所有的可能融合在一起,让你组合拼凑,看看能得出些什么有趣的东西。于是在她刚打完一局底特律,脑子里全是什么时候能拥有一个身材火辣的生化人的时候,她遇到了那个男人。
    就在那个破旧的出租公寓的楼梯拐角,她瞧见一团黑影胶着在阴影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那个影子仿佛在颤动。这天气真是见鬼的热。她扯了下领口,空气重的好像都要从上往下压下来,挤占这个城市为数不多的生存空间。呼吸之间干燥的只消一个火星就可以点着。
    要有一场大雨了。
    她没带雨具。要是不想被淋成落汤鸡,眼下赶路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便利店离这破地方并不近。这状况让她有些着急,但心里又萌发歧意:她总觉得那个阴影背后那有点什么。
    终于在她将前腿跨出大门后,好奇心扯回了她的右腿。她装着胆子独占走向了那团黑影。这该死的天气搞的她有点神志不清了,她居然在大雨将至的时候还能有空来探索她那过剩的好奇心。但当她看清那团黑影的真面目时,她觉得自己是真的神志不清了:
    那团黑影——准确说是那个人,黑发黑衣,苗条高挑。虽然衣衫褴褛,布满尘土,满身血污。但他是如此毫无疑问的俊美,哪怕他现在看起来落魄极了。耶稣在上!他居然还有一双猫眼一般的绿眼睛。现在那双漂亮眼睛正失焦的盯着她。
    “你,你还好吗?”她有些语无伦次的问到,“我的意思的,那个你,看起来好像……好像遇到了些问题?”她结结巴巴的,期待着他的回复。
    但那漂亮眼睛没有回答她。它只是轻轻的颤动了一下。他们离得很近。空气越来越躁热了,一道闪电划破了包围着他们的层层热浪,照亮了楼道。她看到了那个男人龟裂的唇瓣和微微张开的嘴,她甚至连上面的死皮和纹路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真的是太暴殄天物了。她想,这么漂亮的嘴巴就应该润的水亮亮、粉嘟嘟的。
    “轰——轰隆——隆”一声闷雷炸在不远处,吓得她连忙回神,再看门外,豆大的雨点已经砸了下来,她去便利店买盒泡面的希望被淋了透心凉。但这不是最棘手的——雨总会停,泡面总源源不断出现在店里;但这个男人要怎么办?
    他伤的不轻。大大小小的伤口细密但明显,血污蹭得整个楼道里都有股甜腥味。“嘿,先生,你还好吗?”她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努力摆出关切的样子盯着他“能说话吗?”
    但他只是堪堪将目光聚集到她脸上,“home……”他努了努嘴,气若游丝。接着那双漂亮的绿眼睛突然失去了神色。他摇晃了几下,倒到了她身上。
    门外的雨声渐渐小了,她却听到自己的心脏,声如擂鼓。

这大概会是一个小中篇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 嘻嘻 人物ooc严重 名字来自于lady gaga的romance

   

不该出现的梦境 (he )(就是为了写pwp的小甜品而已ԅ(¯﹃¯ԅ))

     (sy崩了,只能自己产粮自给自足了(›´ω`‹ )文笔渣莫在意)
        thor没见到loki。
       在修改了时间线后,所以人都回来了,除了loki。
       thor找了很多地方,求助与那个脾气古怪的中庭二流法师,拜托班纳用他那七个博士学位计算原由,让斯塔克入侵国家系统窃取情报……他把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用得一干二净了,但是他那可爱的弟弟还是一无所踪。
        他并不擅长这个,他觉得自己像要被榨干了,这种脑力游戏快要了他的命。他是天生的君主,但并不意味着他全德全能。事实上,loki才是他们两个中更适合绞尽脑汁的那个——不是吗?他可是天生的邪神。
      哦,loki。他一生之中唯一的困扰,九界里他唯一的亲人。现在他不见了,可他还是在自己脑子里作祟。
       “这就是你想要的?我为你哀悼?为你悲伤?为你痛哭流涕?”thor一拳伦向墙壁,狠狠的砸出一个深坑,拳头陷进墙里。他的头抵着墙,语气疲惫,“现在,我被你折磨的头晕目眩,你满足了吗?loki,别再耍你那些小花招了……你就是,出来见下我,say hello,让我知道你还活着,可以吗……”
       回应他的是一片死寂。
        “我是不是该接受这一切?”他转脸,苦笑的朝面前的空床抛出一枚硬币,他希望那枚硬币能停在空气里。但是没有,它毫无阻碍的落到了被子上面,砸下一个小凹陷。
       “我真傻。你是不是也开始觉得我愚蠢?我现在居然昏头到希望你能出现在这里。哪怕你要变出条蛇啊,刀啊什么的来恐吓我,捅我,都可以。”thor靠在墙上,把头抵在那个凹陷:“就别是这样消失就好……”
       但房间还是没有动静。thor期待中的事情没有发生,再一次。
       这不是第一次了,thor每次都满怀期望,想象着loki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接住硬币,微笑着说:“now just give me a kiss?”但毫无疑问,他每次都以失望告终。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起初他以为这是他那调皮弟弟的一个玩笑。你知道的,他总爱开这种玩笑,而且他喜欢和别人不一样:天生的王者注定生来不同。所以他不会和大家一起出现,他得做压轴出场的那个。
       于是thor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他纵容自己的弟弟的这些小把戏:你如果选择爱一个人,就得爱他的全部。他得学会适应loki总是这样,与众不同,让人患得患失。
       但这样的自我欺骗不能维持太久:thor想他,他发疯了一样想他,每日都是之前一千多年的总和。他在班纳和黑寡妇眉目传情的时候想起做坏事得逞loki,在斯塔克朝小蜘蛛喋喋不休的时候想起对他说教的loki,在冬兵和队长打视频电话的时候想起他们调情时的loki……起先他是睹物思人,然后他发展到看到布丁会想起loki吃布丁的粉红舌头,看到楼下的猫咪能联想到loki漂亮的绿眼睛,看到西装会浮现loki瘦削的骨架……
        thor简直快要崩溃。他并不是没有和loki分离过,但是之前的一千多年里大半的岁月中他们总是在别扭,猜疑和疏离之中。隔阂使他们相互想念但却并不那么想要相聚。但现在——
       thor认为他们敞开了心扉。在飞船上他们互诉衷肠,他们开始打破坚冰。一切都在这种朦胧与暧昧的气氛里变好。但那个该死的紫色番薯怪,他打破了这个局面:他用自己威胁loki,他让自己失去此生挚爱。虽然最后他挽回了一切,但是。
      他怎么能说挽回了一切,阿斯加德重建,时间调到海拉出现之前,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顺心如意,他不用在做颠沛流离的落难独眼王,他甚至找回了他的一头金发。
       但他失去的远比这多得多。
       他失去了他的灵魂。
        thor瘫倒在床上。他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那个黑发小魔头了。神是不会做梦的,他们只会收到类似梦境的预言。所以他连做梦都是奢望。他知道这个夜晚对于他来说是什么:一片漆黑。就像他现在,不知道该期待什么好。于是他选择自我放逐,就这么沉沉睡去。
      但他没想到,奇迹发生了:他梦见了loki。
tbc 下一节开车 嘻嘻(♡˙︶˙♡)

学校背书的时候看到的油画
感觉长得好像
抖森啊
侧脸